奇书新闻网_猎奇全球热点新闻资讯导报门户网站

女主咳嗽的厉害的小说

http://www.baidu.com/

导读:女主咳嗽的厉害的小说,女主咳嗽的厉害的小说文章阅读,下面跟小编一下吧。说走咱就走,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叶小川哼着小曲深更半夜去云乞幽的树洞找她。杨柳笛不在,还在百里鸢的树洞里和其他女子过着潇洒的夜生活,树洞里就宁香若与云乞幽两个人。叶小川贼头贼脑的往里面看,云乞幽二人都是何等的道行,怎么会发现不了他?“滚进来。”宁香若正在盘膝打坐,感觉...

女主咳嗽的厉害的小说

女主咳嗽的厉害的小说,女主咳嗽的厉害的小说文章阅读,下面跟小编一下吧。

    说走咱就走,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叶小川哼着小曲深更半夜去云乞幽的树洞找她。杨柳笛不在,还在百里鸢的树洞里和其他女子过着潇洒的夜生活,树洞里就宁香若与云乞幽两个人。

    叶小川贼头贼脑的往里面看,云乞幽二人都是何等的道行,怎么会发现不了他?

    “滚进来。”

    宁香若正在盘膝打坐,感

觉到有人在外面,睁开眼一看,就看到一双贼眼在树洞口乱瞄。

    叶小川嘿嘿直笑的走进树洞,道:“我还以为你们都睡了呢,我那小师妹睡觉就不喜欢穿衣服,所以没敢进来。”

    宁香若翻着白眼,看了一眼旁边似乎露出淡淡欢喜之色的云乞幽,道:“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来干什么。”

    云乞幽道:“我来找云师姐的啊,启程去冥海。”

    宁香若皱眉道:“你们不是打算明天天亮之后再出发的吗?怎么现在就要走?”

    叶小川没有打算将秦凡真的事儿告诉宁香若,因为他很了解宁香若,一听到秦凡真要跟着自己与云师姐一起去冥海,估计会举双手双脚赞成。他狡辩道:“宁师姐,你也知道啊,冥海距离此地路途遥远,凶险无比,我刚才用咱们苍云门的天罡神算推演了一番,寅时出发最为吉利,出门在外,不就是讨个好彩头啊,至于早几个时辰出发又有什么打

    紧?彩头最重要。”

    宁香若信他的话就见鬼了,苍云门是道家门派,门派之中有一些断面看相卜卦摸骨

的手段,可是叶小川压根就不可能会。

    看这样子,不论自己怎么询问这小子都不会跟自己说实话的。

    便对云乞幽道:“小师妹,这一路上实在凶险,不如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吧,一路上也有个照应。”

    云乞幽还没有开口,叶小川已经严词拒绝,连秦凡真本大圣都没有打算带,怎么可能还带着超级无敌大灯笼宁香若?

    他溜进树洞,拉着云乞幽的手就走了,宁香若看着两个人手十指相扣,十分和谐的握在一起,面露苦笑,知道自己所有的担心都不是多余的,恐怕这两个人早已经私下定了终身。

    “哎,回去后该怎么和师父交代啊!”

    宁香若现在很无奈,临来之前师父让自己一定要看好小师妹,别让她在感情的泥潭之中越陷越深,现在可好,自己一路上死死的盯着二人,还是这两个感情处于懵懂萌芽状态的年轻人钻了空子。

    宁香若只是在后面叫了一声:“你们一路上小心。”

    然后就开始琢磨怎么向恩师汇报这件事。

    看样子是不能实话实话了,否则师父她老人见非被活活气死不可,师父的道行始终突破不了天人境界,如今已经四百多岁,最近十年苍老的非常快。

    看看人家百里鸢的师父流波仙子,与师父年纪相仿,流波仙子看起来还是三十多岁的模样,可自己的师父如今已经是出现了白发,脸上也有了皱纹,看起来有六十岁上下,这就是差距啊。

    不能让师父气坏了身子,这是宁香若现在的该考虑的,得编一个能让师父相信的理由

才行。

    叶小川与云乞幽深夜离开,没有向其他人道别,本来两人还打算明天早上临走前看看能不能拜别一下紫姝族长与大巫师,现在这道手续流程也省了。

    云乞幽不知道叶小川为什么忽然提前几个时辰离开,处于对叶小川的信任,她也没有多问一句。两个人从太古神树上很快就飞到了地面上,沿着冰河河岸往北没飞多远,竟然遇到了囚牛那一家子,这三头囚牛除了吃就是睡,昨天下午送叶小川二人来到这里之后,估计又在冰河上饱餐了一顿,冰面上

    的三个冰窟窿足以证明这一点。

    叶小川还以为自己慌不择路飞错方向了,对照天上的星辰与身后的那棵太古神树研究了半天方位,没错啊,自己是向北飞行的啊,还以为这囚牛一家子昨天下午往南走了呢,原来它们也在往北走。

    他连踢带打的将三头囚牛给拽了起来,囚牛看到叶小川与云乞幽也很高兴,它们喜欢和云乞幽在一起,因为能经常听到美妙的琴声,那是它们生平最享受的时刻。

    看着三头囚牛围绕着云乞幽打转转,叶小川气就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拿出僵尸,套在了那头雄性大囚牛的脑袋,然后拉着云乞幽掠上了那头雄性囚牛的背上,指着北面,一提僵绳,催促囚牛赶紧赶路。囚牛这一次似乎不想往南走了,现在南面的一些异族都在往北面迁徙,主要就是因为最近黑森林的南部实在是不太安全,进来的修真者非常的多,短短一个月,已经有不少异族与兽妖死在了人类修真者的

    法宝之下,估计囚牛一家子害怕被人类修真者杀了取角拔牙,所以往北走。

    黑森林里所有的异族与兽妖都知道,越往北越安全,过了不冻河之后,那就是妖王的天下,人类修真者不敢轻易越过不冻河这条天然的界限。

p>

    囚牛往北走的时候,云乞幽依靠在叶小川的怀里这才问道:“小川,你怎么忽然间急急忙忙的要走啊,我们总该和其他人告别才是啊。”

    叶小川哼哼唧唧的道:“别提了,是我做的孽啊,今个晚上那个秦凡真来找我……”

    叶小川简明扼要的将自己与秦凡真在树干上的对话都告诉了云乞幽,他可以隐瞒所有人,但他觉得不应该对云乞幽有所隐瞒。

    云乞幽听完之后,有些诧异的道:“秦姑娘的脸真的恢复了?”叶小川撇嘴道:“你也不信吧?我当时也不信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你还记得前几天完颜无泪来的时候,秦凡真摘下斗笠时的那张脸吗?简直不能看,现在可好,就过了四五天,她的脸上的那些脓疮全没了,虽说左边的半边脸因为尸气的缘故还有发黑,可是现在的秦凡真已经是难得的大美女了。这女人就是不上道,我已经答应等我从冥海回来之后就为她拔除尸气,可她偏不听,非要跟着我一起去冥海,她不是苍云门的弟子,我也管不了她,所以咱们还是先走吧,躲开她。”

g'>

觉到有人在外面,睁开眼一看,就看到一双贼眼在树洞口乱瞄。

    叶小川嘿嘿直笑的走进树洞,道:“我还以为你们都睡了呢,我那小师妹睡觉就不喜欢穿衣服,所以没敢进来。”

    宁香若翻着白眼,看了一眼旁边似乎露出淡淡欢喜之色的云乞幽,道:“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来干什么。”

    云乞幽道:“我来找云师姐的啊,启程去冥海。”

    宁香若皱眉道:“你们不是打算明天天亮之后再出发的吗?怎么现在就要走?”

    叶小川没有打算将秦凡真的事儿告诉宁香若,因为他很了解宁香若,一听到秦凡真要跟着自己与云师姐一起去冥海,估计会举双手双脚赞成。他狡辩道:“宁师姐,你也知道啊,冥海距离此地路途遥远,凶险无比,我刚才用咱们苍云门的天罡神算推演了一番,寅时出发最为吉利,出门在外,不就是讨个好彩头啊,至于早几个时辰出发又有什么打

    紧?彩头最重要。”

    宁香若信他的话就见鬼了,苍云门是道家门派,门派之中有一些断面看相卜卦摸骨

的手段,可是叶小川压根就不可能会。

    看这样子,不论自己怎么询问这小子都不会跟自己说实话的。

    便对云乞幽道:“小师妹,这一路上实在凶险,不如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吧,一路上也有个照应。”

    云乞幽还没有开口,叶小川已经严词拒绝,连秦凡真本大圣都没有打算带,怎么可能还带着超级无敌大灯笼宁香若?

    他溜进树洞,拉着云乞幽的手就走了,宁香若看着两个人手十指相扣,十分和谐的握在一起,面露苦笑,知道自己所有的担心都不是多余的,恐怕这两个人早已经私下定了终身。

    “哎,回去后该怎么和师父交代啊!”

    宁香若现在很无奈,临来之前师父让自己一定要看好小师妹,别让她在感情的泥潭之中越陷越深,现在可好,自己一路上死死的盯着二人,还是这两个感情处于懵懂萌芽状态的年轻人钻了空子。

    宁香若只是在后面叫了一声:“你们一路上小心。”

    然后就开始琢磨怎么向恩师汇报这件事。

    看样子是不能实话实话了,否则师父她老人见非被活活气死不可,师父的道行始终突破不了天人境界,如今已经四百多岁,最近十年苍老的非常快。

    看看人家百里鸢的师父流波仙子,与师父年纪相仿,流波仙子看起来还是三十多岁的模样,可自己的师父如今已经是出现了白发,脸上也有了皱纹,看起来有六十岁上下,这就是差距啊。

    不能让师父气坏了身子,这是宁香若现在的该考虑的,得编一个能让师父相信的理由

才行。

    叶小川与云乞幽深夜离开,没有向其他人道别,本来两人还打算明天早上临走前看看能不能拜别一下紫姝族长与大巫师,现在这道手续流程也省了。

    云乞幽不知道叶小川为什么忽然提前几个时辰离开,处于对叶小川的信任,她也没有多问一句。两个人从太古神树上很快就飞到了地面上,沿着冰河河岸往北没飞多远,竟然遇到了囚牛那一家子,这三头囚牛除了吃就是睡,昨天下午送叶小川二人来到这里之后,估计又在冰河上饱餐了一顿,冰面上

    的三个冰窟窿足以证明这一点。

    叶小川还以为自己慌不择路飞错方向了,对照天上的星辰与身后的那棵太古神树研究了半天方位,没错啊,自己是向北飞行的啊,还以为这囚牛一家子昨天下午往南走了呢,原来它们也在往北走。

    他连踢带打的将三头囚牛给拽了起来,囚牛看到叶小川与云乞幽也很高兴,它们喜欢和云乞幽在一起,因为能经常听到美妙的琴声,那是它们生平最享受的时刻。

    看着三头囚牛围绕着云乞幽打转转,叶小川气就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拿出僵尸,套在了那头雄性大囚牛的脑袋,然后拉着云乞幽掠上了那头雄性囚牛的背上,指着北面,一提僵绳,催促囚牛赶紧赶路。囚牛这一次似乎不想往南走了,现在南面的一些异族都在往北面迁徙,主要就是因为最近黑森林的南部实在是不太安全,进来的修真者非常的多,短短一个月,已经有不少异族与兽妖死在了人类修真者的

    法宝之下,估计囚牛一家子害怕被人类修真者杀了取角拔牙,所以往北走。

    黑森林里所有的异族与兽妖都知道,越往北越安全,过了不冻河之后,那就是妖王的天下,人类修真者不敢轻易越过不冻河这条天然的界限。

p>

    囚牛往北走的时候,云乞幽依靠在叶小川的怀里这才问道:“小川,你怎么忽然间急急忙忙的要走啊,我们总该和其他人告别才是啊。”

    叶小川哼哼唧唧的道:“别提了,是我做的孽啊,今个晚上那个秦凡真来找我……”

    叶小川简明扼要的将自己与秦凡真在树干上的对话都告诉了云乞幽,他可以隐瞒所有人,但他觉得不应该对云乞幽有所隐瞒。

    云乞幽听完之后,有些诧异的道:“秦姑娘的脸真的恢复了?”叶小川撇嘴道:“你也不信吧?我当时也不信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你还记得前几天完颜无泪来的时候,秦凡真摘下斗笠时的那张脸吗?简直不能看,现在可好,就过了四五天,她的脸上的那些脓疮全没了,虽说左边的半边脸因为尸气的缘故还有发黑,可是现在的秦凡真已经是难得的大美女了。这女人就是不上道,我已经答应等我从冥海回来之后就为她拔除尸气,可她偏不听,非要跟着我一起去冥海,她不是苍云门的弟子,我也管不了她,所以咱们还是先走吧,躲开她。”

上一篇:主角把自己帅炸的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