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新闻网_猎奇全球热点新闻资讯导报门户网站

主角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面姓柳

http://www.baidu.com/

导读:主角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面姓柳,主角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面姓柳文章阅读,下面跟小编一下吧。非但如此,周围的人也全都化成了石像一般,动弹不得了,整个天地的时光似乎停止了流转。“这是怎么回事?”李含雪大吃一惊,急忙去夺取樵夫手中的石碗。此时李含雪已经发现,原来自己倒出去的酒就是他自己的力量!那杯酒若是洒了哪怕一滴,李含雪的力量都会暴跌一大截...

主角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面姓柳

主角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面姓柳,主角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面姓柳文章阅读,下面跟小编一下吧。

    非但如此,周围的人也全都化成了石像一般,动弹不得了,整个天地的时光似乎停止了流转。

    “这是怎么回事?”李含雪大吃一惊,急忙去夺取樵夫手中的石碗。

    此时李含雪已经发现,原来自己倒出去的酒就是他自己的力量!那杯酒若是洒了哪怕一滴,李含雪的力量都会暴跌一大截。

    “老丈,把碗中酒还我!”李含雪喝道。

  &n

bsp; 樵夫笑道:“赠人之物岂有收回之理?小哥,你赠的美酒老夫就笑纳了。”

    说罢,那樵夫竟抬起石碗,一饮而尽。

    李含雪大怒,伸手去抓樵夫,然而樵夫的身形突然变得飘忽不定起来,李含雪越是抓他,他便离李含雪越远。

    “老头,给我站住!还我酒来!”李含雪大吼道。

    樵夫笑道:“若有缘,下次相见老夫便还你一杯酒。”

    李含雪在背后狂追,却始终追不上樵夫的脚步,樵夫的身影渐渐模糊,最终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李含雪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这个老头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神不知鬼不觉把我的力量全部夺走了,莫非他就是踏天庙的主人?”李含雪陷入了茫然无措的境地中,本是巅峰龙君的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现在就算一个端武者站在他的面前,他都未必能够战胜对方,甚至有可能被对方击杀

    。

    这种从云端跌落凡尘的感觉,真的非

常难受。“泉天君说过,只要靠近踏天庙的范围内,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今日看来所言非虚。”李含雪心中暗道,“我的力量虽然消失了,但也意味着踏天庙出现了,我的机会来了!

    只要找到踏天庙,我便能抓住踏天的机会,成为天君。”

    李含雪离开了茶楼,这时候天地四方的时光又恢复了流转。那个大汉左顾右盼,满脸皆是茫然之色,“那个小哥呢?还有那个老狗贼,都去哪里了?”

    李含雪离开茶楼后,徒步向北,寻找踏天庙。

    李含雪也不敢走太远,因为如果踏出这片区域,也许他就离开了踏天庙的范围,想要再进来寻找,恐怕已是不可能了。这一路的跋涉,十分艰苦,原始森林内虫豸猛兽极多,李含雪现在不过只是一介匹夫,肉身凡胎,即便是遇到玄兽,都要格外小心注意,更别说是一些强大的武者、猛兽

    了。

    李含雪随时随地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不得不小心再小心,一个不慎,直接死亡,神仙难救。

    李含雪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修为尽失、提心吊胆的日子。

    不过李含雪并没有打算放弃,他依旧在这片原始森林内寻找踏天庙,寻找那个夺走他力量的樵夫。“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只要我离开这片区域,立刻就能恢复力量,但与此同时,我可能也会失去见到踏天庙的机会。”李含雪喃喃道,“这难道是踏天庙主人给我的考验?

    ”

    转眼间,五个月时间过去。

    李含雪极度小心谨慎地穿梭于原始森林间,尽量避开所

有武者,也不参与任何争斗。

    不过他还是没能找到踏天庙。

    这一天晌午时分,烈日高悬,李含雪走在林间小道,口干舌燥,四面环顾,根本没有水源。

    前进了十丈,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李含雪抬头一看,却见西边的石壁上有瀑布冲击而下,但是水流在石壁的中央就被一块凸出的褐色大石头给拦截住了。

    李含雪沿着西边石壁,慢慢往上攀爬,耗了好大力气,终于爬上了那块褐色大石,尽情地狂饮甘泉。

    解了口渴,李含雪坐在大石头上,望着天空,喃喃道:“我来这片原始森林,已经整整有一年了,还有两年的时间,若是再找不到踏天庙,只能作罢。”

    李含雪起身,准备往东行,可他转身之际,吓了一跳,只见一个灰衣老者蹲在他的旁边,也在喝水。

    而这个灰衣老者,就是五个月前在茶楼夺走他力量的樵夫!

    李含雪露出了一丝笑意,“前辈,我们又见面了。之前你承诺过的,要把那杯酒还给我,不会忘记这件事了吧?”

    樵夫笑道:“我不是已经还给你了吗?这些甘泉,就是我还你的美酒。”

    李含雪道:“我要的不是这个,你夺走了我的力量,是时候该还给我了吧?”

    樵夫笑道:“你只要离开这片森林,立刻就能恢复力量,何必向老夫索取呢?”

    李含雪道:“你知道我是来寻找踏天庙的,不踏天绝不离开此地。如果我没有猜错,

前辈就是踏天庙的主人吧?”

    樵夫道:“踏天庙没有主人,它只是人们心中的一种愿望而已,世间哪有人可以掌管所有人的愿望呢?”

    “我苦苦寻找前辈五个月,却始终不得见一面。而今天却不期而遇,前辈来找我,必是有所指教。”李含雪道。

    “小友,你看那是什么?”樵夫指着东方的湛蓝天空道。

    李含雪循着方向望去,却见那里竟有一座白色石头搭建而成的小庙,仿佛空中楼阁悬浮在云端。

    李含雪惊道:“那就是踏天庙吗?”

    樵夫道:“是的,那就是踏天庙。”

    “那庙中究竟隐藏着什么?为何大宇天宫有传闻,但凡见过此庙的人,皆能踏天?”李含雪问道。

    樵夫道:“其实踏天庙里什么都没有,老夫说了,踏天庙只是人们心中的一种愿望而已,你的愿望越强烈,就越容易看到踏天庙。”

    李含雪道:“这片原始森林内十数万武者,他们的愿望同样强烈,为何他们看不到踏天庙?”樵夫笑道:“一个人若是拥有真正强烈的愿望,必定会为此呕心沥血,想尽一切办法去实现,而非坐等其成。即便没有真正的踏天庙,他们也会为了踏天而奋力向前。而住在这片森林内的那些人,不过只是一群梦想一步登天的愚夫而已,他们的愿望根本算不上愿望,仅仅只是一种无望的空想罢了,他们自然是看不到踏天庙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

bsp;“这是怎么回事?”李含雪大吃一惊,急忙去夺取樵夫手中的石碗。

    此时李含雪已经发现,原来自己倒出去的酒就是他自己的力量!那杯酒若是洒了哪怕一滴,李含雪的力量都会暴跌一大截。

    “老丈,把碗中酒还我!”李含雪喝道。

  &n

bsp; 樵夫笑道:“赠人之物岂有收回之理?小哥,你赠的美酒老夫就笑纳了。”

    说罢,那樵夫竟抬起石碗,一饮而尽。

    李含雪大怒,伸手去抓樵夫,然而樵夫的身形突然变得飘忽不定起来,李含雪越是抓他,他便离李含雪越远。

    “老头,给我站住!还我酒来!”李含雪大吼道。

    樵夫笑道:“若有缘,下次相见老夫便还你一杯酒。”

    李含雪在背后狂追,却始终追不上樵夫的脚步,樵夫的身影渐渐模糊,最终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李含雪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这个老头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神不知鬼不觉把我的力量全部夺走了,莫非他就是踏天庙的主人?”李含雪陷入了茫然无措的境地中,本是巅峰龙君的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现在就算一个端武者站在他的面前,他都未必能够战胜对方,甚至有可能被对方击杀

    。

    这种从云端跌落凡尘的感觉,真的非

常难受。“泉天君说过,只要靠近踏天庙的范围内,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今日看来所言非虚。”李含雪心中暗道,“我的力量虽然消失了,但也意味着踏天庙出现了,我的机会来了!

    只要找到踏天庙,我便能抓住踏天的机会,成为天君。”

    李含雪离开了茶楼,这时候天地四方的时光又恢复了流转。那个大汉左顾右盼,满脸皆是茫然之色,“那个小哥呢?还有那个老狗贼,都去哪里了?”

    李含雪离开茶楼后,徒步向北,寻找踏天庙。

    李含雪也不敢走太远,因为如果踏出这片区域,也许他就离开了踏天庙的范围,想要再进来寻找,恐怕已是不可能了。这一路的跋涉,十分艰苦,原始森林内虫豸猛兽极多,李含雪现在不过只是一介匹夫,肉身凡胎,即便是遇到玄兽,都要格外小心注意,更别说是一些强大的武者、猛兽

    了。

    李含雪随时随地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不得不小心再小心,一个不慎,直接死亡,神仙难救。

    李含雪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修为尽失、提心吊胆的日子。

    不过李含雪并没有打算放弃,他依旧在这片原始森林内寻找踏天庙,寻找那个夺走他力量的樵夫。“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只要我离开这片区域,立刻就能恢复力量,但与此同时,我可能也会失去见到踏天庙的机会。”李含雪喃喃道,“这难道是踏天庙主人给我的考验?

    ”

    转眼间,五个月时间过去。

    李含雪极度小心谨慎地穿梭于原始森林间,尽量避开所

有武者,也不参与任何争斗。

    不过他还是没能找到踏天庙。

    这一天晌午时分,烈日高悬,李含雪走在林间小道,口干舌燥,四面环顾,根本没有水源。

    前进了十丈,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李含雪抬头一看,却见西边的石壁上有瀑布冲击而下,但是水流在石壁的中央就被一块凸出的褐色大石头给拦截住了。

    李含雪沿着西边石壁,慢慢往上攀爬,耗了好大力气,终于爬上了那块褐色大石,尽情地狂饮甘泉。

    解了口渴,李含雪坐在大石头上,望着天空,喃喃道:“我来这片原始森林,已经整整有一年了,还有两年的时间,若是再找不到踏天庙,只能作罢。”

    李含雪起身,准备往东行,可他转身之际,吓了一跳,只见一个灰衣老者蹲在他的旁边,也在喝水。

    而这个灰衣老者,就是五个月前在茶楼夺走他力量的樵夫!

    李含雪露出了一丝笑意,“前辈,我们又见面了。之前你承诺过的,要把那杯酒还给我,不会忘记这件事了吧?”

    樵夫笑道:“我不是已经还给你了吗?这些甘泉,就是我还你的美酒。”

    李含雪道:“我要的不是这个,你夺走了我的力量,是时候该还给我了吧?”

    樵夫笑道:“你只要离开这片森林,立刻就能恢复力量,何必向老夫索取呢?”

    李含雪道:“你知道我是来寻找踏天庙的,不踏天绝不离开此地。如果我没有猜错,

前辈就是踏天庙的主人吧?”

    樵夫道:“踏天庙没有主人,它只是人们心中的一种愿望而已,世间哪有人可以掌管所有人的愿望呢?”

    “我苦苦寻找前辈五个月,却始终不得见一面。而今天却不期而遇,前辈来找我,必是有所指教。”李含雪道。

    “小友,你看那是什么?”樵夫指着东方的湛蓝天空道。

    李含雪循着方向望去,却见那里竟有一座白色石头搭建而成的小庙,仿佛空中楼阁悬浮在云端。

    李含雪惊道:“那就是踏天庙吗?”

    樵夫道:“是的,那就是踏天庙。”

    “那庙中究竟隐藏着什么?为何大宇天宫有传闻,但凡见过此庙的人,皆能踏天?”李含雪问道。

    樵夫道:“其实踏天庙里什么都没有,老夫说了,踏天庙只是人们心中的一种愿望而已,你的愿望越强烈,就越容易看到踏天庙。”

    李含雪道:“这片原始森林内十数万武者,他们的愿望同样强烈,为何他们看不到踏天庙?”樵夫笑道:“一个人若是拥有真正强烈的愿望,必定会为此呕心沥血,想尽一切办法去实现,而非坐等其成。即便没有真正的踏天庙,他们也会为了踏天而奋力向前。而住在这片森林内的那些人,不过只是一群梦想一步登天的愚夫而已,他们的愿望根本算不上愿望,仅仅只是一种无望的空想罢了,他们自然是看不到踏天庙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

上一篇:男主阳光小太阳的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